<output id="ofwvb"><label id="ofwvb"></label></output>
<s id="ofwvb"></s>
<object id="ofwvb"></object>
歡迎來到合肥浪訊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官網
  咨詢服務熱線:400-099-8848

不拿OpenAI股份的總裁,靠這27家創企釣大魚,還出資馬斯克公司

發布時間:2024-01-09 文章來源:本站  瀏覽次數:1118

1月8日報導,近來,OpenAI CEO薩姆·阿爾特曼(Sam Altman)的“奢侈”日子遭外媒《商業內情》起底。戴全球僅出售33塊的名表、開價值上億元的豪車、瘋狂置辦6億豪宅……這與他此前立下的“為愛發電”人設大相徑庭。

上一年5月,在美國聽證會上,當參議員約翰·肯尼迪(John Kennedy)問道“你賺了很多錢吧?”,阿爾特曼笑著回答,自己并沒有OpenAI的股權,薪水只夠買穩妥,“做這份作業僅僅由于酷愛”。

雖然是否真的僅僅“為愛發電”一事存疑,但在OpenAI所得薪水少這件事上,阿爾特曼并沒有說謊。據美國國稅局發布的OpenAI非盈利母公司2022年財務數據顯現,阿爾特曼在2022年取得了7.35萬美元(約合人民幣52.4萬元)的酬勞。作為比照,首席科學家伊利亞·蘇特斯科夫(Ilya Sutskever)2022年的薪酬為33.5萬美元(約合人民幣239.7萬元)。

不過,雖然阿爾特曼不持有任何OpenAI股份,但草創公司孵化器YC(Y Combinator)出身的他,作為天使出資者,一向活潑在風投范疇。據CB Insights數據,自2010年以來,阿爾特曼已進行100多項出資;在2019年退出YC、專心OpenAI的作業后,他也參加了至少74筆出資。

而其間的爭議點在于,阿爾特曼的部分出資與他辦理的OpenAI戰略堆疊,這使得“不從OpenAI獲益”這一說法顯得有些立不住腳。

那么,阿爾特曼的出資首要集中于哪些范疇?其間有哪些創企值得重視?他押注最多的范疇和公司是什么?他是否運用OpenAI CEO的身份為自己牟利?經過分析阿爾特曼2019年今后的出資地圖,咱們或許能夠找到這些問題的答案。

一、一年連投27家創企,AI、生物科技占據半壁河山

阿爾特曼的出資方法包含四種,別離是個人出資,以及經過Apollo Projects、Hydrazine Capital以及Altman Capital三家出資基金出資。

其間,Apollo Projects是由阿爾特曼與其兩個兄弟杰克·阿爾特曼(Jack Altman)、馬克斯·阿爾特曼(Max Altman)一起成立并辦理的前期出資基金,Hydrazine Capital是他與自己的一個弟弟瑞安·科恩(Ryan Cohen)成立的一家小型危險基金,Altman Capital則是杰克·阿爾特曼的風投基金,阿爾特曼是該基金的LP(有限合伙人)。

據智東西不完全統計,2023年阿爾特曼共參投至少27家創企,與其他出資者一起的出資金額合計約4.54億美元(注:如非特殊闡明,本文中所說到的出資金額均為阿爾特曼與其他出資者一起出資的金額總和,后文不再贅述)。

其間,阿爾特曼在AI范疇與其他出資者一起出資11家公司,總金額約為1.84億美元;在生物科技范疇雖然只參投了2家,但總金額到達7800萬美元;在教育科技范疇參投4家,總金額5200萬美元。

明顯,AI無疑是這位AI界“風云人物”在2023年最重視的范疇。作為比照,阿爾特曼于2019年至2022年四年間在AI范疇的出資加起來總共4筆,總金額約為6232萬美元。

1、Humane:前蘋果規劃總監興辦,阿爾特曼為最大股東

在這27筆出資中,最有目共睹的無疑是阿爾特曼以個人名義參投的、Ai Pin母公司Humane取得的1億美元C輪融資,這也是阿爾特曼在2023年參投的最大一筆出資。

Humane成立于2018年,是一家運用AI、VR技能做智能硬件的公司,其開創人是前蘋果規劃總監伊姆蘭·喬德里(Imran Chaudhri)和軟件工程總監貝瑟妮·邦吉奧諾(Bethany Bongiorno)。

上一年3月,Humane在還未推出任何產品的情況下取得了1億美元的C輪融資,出資者除了阿爾特曼外,還有微軟、Salesforce、高通、山君舉世等。此輪估值對Humane的估值為8.5億美元,而阿爾特曼是其最大股東,持有14.93%股份。

11月,Humane推出了首款產品、無屏幕的可穿戴設備Ai Pin,經過投屏在手掌上進行交互,售價699美元(約合人民幣5097元),用戶每月需付出24美元訂閱費(約合人民幣175元)。

據介紹,Ai Pin運用激光投影體系在用戶的手上顯現文本和單色圖畫,分辨率為720p,用戶能夠運用各種手勢或語音交互,進行拍照、翻譯、卡路里辨認等功能。在AI功能上,Ai Pin將搭載由OpenAI的模型、微軟的云核算能力供給支撐的虛擬助手。

開創人美麗的履歷、一長串赫赫有名的出資者名單讓Ai Pin“出道即頂流”,一經推出便引發大量重視,Humane于12月宣布,第一批Ai Pin將于2024年3月開端發貨。

而此次C輪融資并不是阿爾特曼初次參投Humane,早在2020年,他便與獨立危險出資人拉奇·格魯姆(Lachy Groom)一起領投了Humane的A輪融資,出資金額為3000萬美元。2021年,Humane取得1億美元的B輪融資,阿爾特曼也參加其間。

AI硬件明顯是阿爾特曼要點重視的范疇,除了重金押注Humane外,他還與前蘋果首席規劃師喬納森·伊夫(Jonathan Ive)尋求協作,評論打造一款新的AI硬件設備,軟銀首席執行官孫正義據傳也參加其間。伊夫于2019年脫離蘋果,興辦了自己的規劃作業室LoveFrom。據彭博社12月底報導,即將離任的蘋果產品規劃副總裁、iPhone和Apple Watch產品規劃負責人唐·坦(Tang Tan)也將受邀參加LoveFrom,參加新的AI硬件項目,阿爾特曼將為該項目供給軟件根底。

2、Warp:從頭界說終端軟件,獲世界第三大軟件公司CEO出資

另一家融資到達千萬級別的AI創企是Warp,這是一家面向開發人員的終端(Terminal)供給商,其同名產品Warp是一個內置AI、依據Rust的現代化終端,能夠幫助開發者更快速高效地創立指令行。

Warp的開創人兼CEO扎克·勞埃德(Zach Lloyd)曾擔任谷歌文檔首席工程師,其團隊成員大多來自谷歌、Meta、Dropbox等科技大廠。

或許是處于在谷歌文檔積累的經驗,Warp打破了傳統終端軟件單人運用的本地形式,推出團隊協作形式,用戶能夠記載和執行同享作業流程。當同享作業流程更新時,最新版本會同步并可供每個有權訪問的開發人員運用。

阿爾特曼于上一年6月初次參投該公司,該B輪融資由紅杉資本領投,谷歌風投、Salesforce開創人馬克·貝尼奧夫(Marc Benioff)等跟投。

與Humane相同,Warp雖然沒有取得OpenAI的直接出資,但也得到了OpenAI的AI技能支撐。依據Warp于交際渠道X上發文,其AI指令查找由OpenAI的自然語言代碼生成體系Codex供給支撐,它將英語轉換為流行的編碼語言。

Humane和Warp別離代表AI范疇中兩個不同的方向:硬件和軟件。

再向下細分,Humane代表的是全新形態的AI硬件,不同于智能手機、AI PC、VR/AR眼鏡,而是發明新的交互形態,現在尚不清楚阿爾特曼與伊夫協作的AI硬件是否同為新形態產品。而Warp則開掘了一個常常被疏忽的場景——終端,開發出一款面向開發者的新形態終端東西,從頭界說了人類用戶與核算機交互的方法。

由此可見,“新形態”“新交互”也許是阿爾特曼在AI職業最看好的未來發展趨勢。

二、大手筆投動力、生物科技,最高一筆達3.75億美元

要了解阿爾特曼在科技范疇的出資趨勢,除了看他的最新出資動向外,大金額的出資也很重要,這顯現出他在哪些范疇和公司舍得大手筆“砸錢”。

以1億美元為界限,自2019年以來,阿爾特曼參投的億元級別出資共9筆,其間8筆均是以個人名義參投,首要集中在2021年,以生物科技、工業與動力為主。

能夠看出,雖然阿爾特曼在2023年的出資無論是筆數仍是總金額都是AI搶先,但在單筆出資中,AI范疇取得的大金額融資并不多,僅有Humane一家。下圖顯現,阿爾特曼及其一起出資者砸錢最多的當屬動力與生物科技,占比到達7成。

在動力和生物科技范疇出資的5家公司中,比較有目共睹的是Helion Energy、Neuralink和Retro Biosciences這3家。

1、Helion Energy:要建全球第一座聚變發電廠,與微軟簽署5年后訂單

在這9筆出資中,最高的一筆出資為美國核聚變公司Helion Energy于2021年取得的5億美元,這也是其2019年之后參加的僅有一筆處于“成熟期”(Late-stage)的出資。

阿爾特曼以個人名義領投了這次E輪融資,據CNBC報導,他豪擲3.75億美元,并稱這是自己有史以來“最大的賭注”。

Helion成立于2013年,主營業務是構建一個專為商業電力規劃的聚變體系,并建造聚變發電廠。其聯合開創人均來自學術界,現任CEO大衛·科特利(David Kirtley)來自密歇根大學等離子體動力學實驗室,CTO克里斯·皮爾(Chris Pihl)、研討總監喬治·沃特魯貝克(George Votroubek)則別離來自華盛頓大學等離子體動力學、物理實驗室。

實際上,早在2014年,阿爾特曼就“開掘”了這家動力公司,參加了Helion的種子輪融資,與YC、Mithril Capital一起出資了150萬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上一年5月,OpenAI的支撐者微軟與Helion簽署協議,成為第一家從Helion購買電力的公司。據Helion稱,這是全球首份聚變動力收購協議,對于Helion和整個聚變職業來說都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新設施預計將于2028年上線,目標在1年內到達50兆瓦發電量。

阿爾特曼曾告知CNBC,他主張微柔和Helion兩家公司協作,但這筆買賣是Helion獨立作業的成果,自己并沒有介入。

2、NeuraLink:“前同事”馬斯克興辦,已開啟腦機接口人體實驗

Neuralink大概是這個名單上知名度最高的公司了,這家公司由阿爾特曼的前同事、特斯拉開創人埃隆·馬斯克(Elon Musk)于2016年興辦,首要業務是腦機接口的研制,即能夠與手機和電腦通訊的高帶寬大腦植入物。上一年9月,Neuralink初次開啟人體臨床實驗招募。

2021年7月,Neuralink于官網宣布取得Vy Capital領投,阿爾特曼等跟投的2.05億美元C輪融資,資金用于首款產品N1 Link的推行和新設備的研制。

馬斯克是OpenAI的聯合開創人之一,但在經過一場權力斗爭后,他于2018年選擇脫離。知情人士稱,馬斯克其時對阿爾特曼說,他以為OpenAI現已嚴峻落后于谷歌,并提出全權掌管和親自運營公司,然而阿爾特曼和其他聯合開創人拒絕了這個提議,馬斯克因此毅然脫離OpenAI。不久之后,OpenAI出于資金和核算資源的需求轉向微軟,后者從2019年開端向其出資數十億美元。

與OpenAI分道揚鑣后的馬斯克,曾多次公開對阿爾特曼領導下的發展方向表達反感,尤其是在OpenAI承受了微軟出資之后。

上一年2月,他在交際渠道X上稱:“OpenAI是作為一家開源(這也是我將其命名為‘Open’AI的原因)、非營利性公司創立的,意圖是與谷歌抗衡。但現在它卻變成了一家關閉源代碼、贏利最大化的公司,實際上是由微軟操控的。這完全不是我的初衷!

阿爾特曼也“不甘示弱”,在一個月后的《與卡拉·斯威舍同行》(On With Kara Swisher)播客節目中,稱馬斯克是個“混蛋”。他強調,OpenAI并不受微軟操控,“微軟乃至沒有咱們的董事會座位”。他還說到,OpenAI一向有開源戰略,不久前剛開源了語音辨認東西Whisper。

雖然在OpenAI相關的話題上,二人表現出諸多分歧,但阿爾特曼對Neuralink的出資顯現出,二者的聯系并沒有那么不好,畢竟是當年一起創業的“美國合伙人”。這筆出資同時體現了阿爾特曼對生物科技+AI的看好。

3、Retro Biosciences:押注抗衰老生物技能,阿爾特曼是僅有出資人

生物科技公司Retro Biosciences于上一年取得的1.8億美元融資也十分招眼,由于這是9筆大額億級融資中,僅有一筆出資者僅有阿爾特曼個人的買賣。

換句話說,這1.8億美元是實打實從阿爾特曼一個人的口袋里掏出來的。

Retro成立于2021年,專心于細胞重編程、自噬和血漿啟示療法,其官網寫道,團隊的使命是“將人類的健康壽命延伸十年”。這1.8億美元也是Retro的悉數啟動資金,該公司在取得這筆出資時初次公開了其基本信息。

Retro的開創人包含喬·貝茨·拉克魯瓦(Joe Betts-LaCroix)、丁勝(Sheng Ding)和馬特·巴克利(Matt Buckley)。

拉克魯瓦開始是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和加州理工學院的科學家,曾兩次創業,第一家創企OQO曾制造出世界上最小的Windows核算機,后被谷歌收購;第二家創企Vium專心于開發臨床前體內藥物研討創立日子信息學渠道,在賣給生物技能公司Recursion后成功IPO。

丁勝是清華大學首任藥學院院長、拜耳特聘教授,也是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藥物化學教授。作為一起開創人,他自2007年以來參加創立了6家生物技能公司,其間多家公司已IPO上市。

巴克利來自斯坦福大學的衰老研討實驗室,曩昔幾年一向專心于單細胞轉錄組學的擴展和機器學習技能的使用,以量化衰老和與年紀相關的干預辦法的作用。

整體來看,除了AI以外,阿爾特曼最重視的范疇首要是清潔動力抗衰老生物技能。在承受CNBC的采訪時,他也談到自己正在出資這幾個技能范疇,并稱這些都是他以為將對人類發生巨大積極影響的技能。

三、5家出資公司與OpenAI戰略堆疊,潛在利益沖突惹爭議

據CB Insights總結,在阿爾特曼出資的企業中,至少有5家與OpenAI存在戰略堆疊,除了前文已分析的Humane、Warp外,還有芯片創企Rain AI、語言教育軟件開發商Speak和Slope。

其間與OpenAI牽扯到最多利益的當屬Rain AI。上一年12月,美國《連線》雜志曝光了這兩家公司的買賣,OpenAI曾于2019年與Rain AI簽署了一項不具約束力的協議,在后者芯片上市后將斥資5100萬美元購買這些芯片。

這項買賣自身沒有任何問題,但關鍵在于,阿爾特曼曾參加了該公司的前期種子輪融資,以個人名義注資超過100萬美元。不過Rain AI也并沒有故意隱瞞這層聯系,在公司官網顯現的出資方中,阿爾特曼赫然出現在第一位,還配了一張笑得十分開心的頭像。

OpenAI與Rain AI的意向書顯現了阿爾特曼的個人出資網絡怎么與他作為OpenAI CEO的責任羈絆在一起:阿爾特曼是否影響了OpenAI與Rain AI協作收購芯片的決議?

依據TechCrunch前期的報導,Rain AI——其時的名字仍是Rain Neuromorphics,曾于2018年8月取得YC出資的種子輪融資,并出現在YC Summer 2018批次的演示中,其時它就現已取得OpenAI供給的200萬美元意向書。

Speak是一家AI教育軟件開發商,CB Insights數據顯現,它于2022年6月取得阿爾特曼參投的1900萬美元A輪融資。5個月后,Speak宣布取得由OpenAI草創基金領投的2700萬美元B輪融資。

雖然OpenAI并不是OpenAI草創基金的出資者(該基金的支撐者包含微柔和其他OpenAI協作伙伴),但Speak稱,這輪融資使二者“解鎖了更深層次的聯系,OpenAI的體系將為Speak的用戶體會供給更多支撐,而Speak將取得先進的技能訪問正在開發的新體系”。

Slope成立于2021年,是一家B2B付出自動化渠道,在短短兩年內連續取得5筆共1.87億美元融資,對于一個只有18名全職職工的精簡團隊來說,這是一筆巨額現金。

Slope最近一筆價值3000萬美元的融資發生在上一年9月,阿爾特曼以個人名義參投。

與Warp相同,Slope的產品取得了OpenAI模型的支撐。在官宣新融資的博文中,開創人兼CEO勞倫斯·林·村田(Lawrence Lin Murata)稱公司的收入現已到達8位數,還說到公司名稱“Slope”(斜率)來歷于阿爾特曼在2016年的一則推文。

阿爾特曼在這條推文中這樣寫道:“你的首要招聘主張是什么?——招聘時要看斜率,而不是Y截距。這其實也是我的人生首要主張!

不難發現,雖然阿爾特曼曾多次強調自己不持有任何OpenAI股份,還在參加美國聽證會時稱自己在OpenAI的薪水很低,但其出資地圖與OpenAI戰略的堆疊顯現,他不需要OpenAI股權即可從中獲利。

無論是OpenAI從阿爾特曼出資的Rain AI大規模收購芯片,仍是微軟與其重金押注的動力公司簽訂5年后的收購協議,雖然他均否定自己在這些決議中起到關鍵作用,但利益聯系的牽扯,給他的回應打上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作為旁觀者,咱們無法為這些爭議下結論,不過有一點是能夠確認的,那就是雖然《商業內情》在報導中對阿爾特曼的點評是“看似兢兢業業,但他的日子卻很奢侈”,但他對于自己的物質財富其實也沒有藏著掖著。

在交際渠道X網友轉發的這則報導下,阿爾特曼罕見回應:“我以為,我喜愛人們制造的這些美好事物,這對AI安全有一定的積極意義。但如果你僅僅想給我扣帽子……真抱歉,我的品嘗很好!边附帶了一個“陰陽怪氣”的涂指甲油表情符號。

而在上一年6月,阿爾特曼在舊金山舉辦的彭博科技峰會上就曾談道,是否具有OpenAI股份對他的影響并不大,由于他現已有“足夠多的錢”。他還稱,領導OpenAI使其取得很多“私益”,比方富有影響力、有時機參加“有趣的對話”、具有“有趣的日子”。

總的來說,阿爾特曼出資公司與OpenAI、乃至微軟的戰略堆疊是不可否認的現實,但潛在的利益沖突爭議也難以蓋棺結論。能夠肯定的是,阿爾特曼確實不需要OpenAI的股權來獲取財富,由于他個人以及經過基金的出資,現已足夠他賺得盆滿缽滿了。

結語:從AI到核聚變,阿爾特曼的多元化出資戰略

作為“世界頂流”AI獨角獸OpenAI的CEO,阿爾特曼的出資地圖反映了他作為科技首領代表,對科技未來趨勢的洞察。動力、生物科技、教育科技……除了本職作業AI以外,他對很多范疇都注入資金,顯現了他對未來的多元化布局。

不論阿爾特曼究竟有沒有靠CEO的身份來影響公司決策、為自己牟利,他的出資戰略都值得參考。倒不如說,他越是戴名表、開名車,其出資地圖對其他出資者和草創企業供給的啟示就越有“價值”。

上一條:齊魯壹點兩會報導:元世界...

下一條:百度智能云攜手蕪湖江北新...

国产黄片免费在线播放_免费黄色电影一级毛片_国产情侣在视频_欧美日韩日本在线观看A